吉林省林业和草原局(吉林林业网)

首页

2018-10-26

当前位置:我的峰岭情来源:日期:2018-10-25【字体:】    说起峰岭站,是我第二次踏上这片土地,这次是来完成长白山保护区勘界任务。 四年前因工作结缘此地,四年后因工作重回故地。

听名字峰岭就让人感觉到这里地势险峻高山林立,大家开玩笑的说峰岭峰岭除了峰就是岭。   峰岭保护站位于长白山保护区西南部,始建于1982年,2013年完成维修改造,海拔930米,管辖面积27179公顷,海拔在900米至2050米之间,西部与松江河林业局接壤,南部与临江林业局、长白县林业局搭界,外围边界线总长50公里。 区内植被类型主要以针阔混交林和针叶林为主。 主要河流有锦江、高丽河、板石河、碱厂河、漫江河等。

著名的望天鹅、张草帽等景区主峰座落在管辖区域的核心区。   这次工作内容是对长白山保护区各功能区(核心区,缓冲区,实验区)进行勘界,全站人员配合我们完成这项工作,本次工作任务非常艰巨,地势条件非常复杂,给我们外业人员带来了相当大的挑战。

为了圆满完成这项工作,站里也做了充分的准备。

因为这里是保护区,常年没有经营,所以没有道路,只能靠我们的双腿一步一步去丈量。 为了尽快完成当天的任务,大家起早贪黑。

在野外勘界时,面对郁郁葱葱、灌木丛生的原始森林,脚下没有阳关道,踏河只有独木桥,要遇见野生动物走的小路,那还算幸运。 有的界线离驻地很远,是保护站与周边林业局的交界,需要跋山涉水、步行六、七公里才能到达顶峰——望天鹅。

邵殿坤、赵昌盛两名同志主动承担这一艰巨的任务,站里把所需的物资准备好,找了两名体质过硬的管护员配合,每名队员身负几十斤的后勤给养和过夜帐篷,艰难的踏上了行程。

经过两天一夜的艰苦努力,终于完成了工作任务。 第二天下午顶着大雨回到了驻地,这一刻每个人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,全体人员总算放下了心。   这次勘界,每名队员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,老同志眭彤宇被草蜂蛰了二十几针,差点休克,随行的管护人员搀扶着走出大山,及时送到松江河医院才脱离危险。

新来的同事连洪吉,徐智文,在本次工作中承担了相当大的工作量,致使连洪吉膝盖扭伤,无法正常行走。 即便如此,他们依然斗志昂扬,去承担最艰苦的工作。   峰岭的地势条件非常复杂,落差800多米,这次勘界我们只能按照设定的路线走,调查难度非常艰巨,我和站里两名管护人员也承担了最艰苦的路线,我们一路跋山涉水,艰难的走在崇山峻岭之间,山高、坡陡、海拔高,长时间的爬坡,已是汗流浃背、气喘吁吁,每一滴汗水都化作前进的动力,每一个脚印都是胜利的印记。

当我们爬上高高的山岗,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感觉离胜利又近了一步。 接着我们沿岗而下,当天下午1点30分左右,我们到达了最后一个标记点,吃完午饭,开始返程。

因为上来时的路坡度非常大,长时间的爬坡,使我们体力透支,返程的路只能另辟蹊径,我们顺沟而上,渴了饿了就以山泉水充饥,不知道翻过多少座山峰,趟过多少条河谷,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,站里的巡护人员也从未到过这里,对这里的地势条件不是很熟悉,我们只能靠导航上面的卫星图片辨别哪里是沟哪里是岗,一点点摸索前进,森林里越来越黑,只能靠手机电筒,沿着小河边野生动物走的时隐时现的小路穿行。 每走一步我们互相鼓励,心里不停的念叨大米饭热水澡,不停的鼓励自己前行。

这一路上有草爬子、瞎猛、蚊子和小咬“四虫帮”的轮流袭击,使我们不得安宁。 此时不知道走了多久,身体已经严重透支,我们走到了一片空地,一看导航知道马上就要上公路了,此时我们欢呼雀跃,兴奋之后,顿时感到浑身无力,身上的汗水早已把衣服洇湿了不知道多少遍,伴着微风渐渐的感觉浑身发抖。 而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管护员拿起对讲机报告我们的位置,站里的运兵车把我们接回了驻地。   吃过晚饭,已是十点多,躺在床上的那一刻,我深深感受到森调队员的艰辛与责任,我们每天迎着朝阳出工,踏着夕阳的余晖收工,每天置身于浩瀚林海,头顶蓝天,脚踏青山,默默地奉献着,为了这片绿色林海,为了肩上这份责任,用青春和热血谱写着林业的诗篇,坚守着那份执着的初心。

  谨以此篇,献给所有默默奉献在外业一线的人员,祝你们工作顺利,身体健康!(王万峰)。